目前分類:二十五歲後的生活 (6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21-11-24-TILLEY TL-136-01.jpg

汽化燈

汽化燈在這個世紀初還是彷間比較多人使用的照明工具,相比起電力的普及,在20世紀初依舊仰賴著燭火、媒油氣。其中又以媒油燈走入家庭為大宗,在美國也有所謂的輕油燈,譬如說汽油與去漬油,這類油類燃點較低,在一般溫度下就有閃燃的可能,相比起來媒油就比較安全。

不過也因為媒油比較濃稠,汽化的程度也相比輕油較差,因此大多數以媒油為設計的汽化燈,都需要有預熱的動作,讓媒油在油嘴達到一定溫度的時候會更容易汽化。有一些老式的美製汽化爐使用的是所謂的白汽油(其實就是去漬油),如果要改為比較安全媒油,通常需要讓其管路加長或添加銅絲來減緩其流動的速度,讓它得以霧化得更完全。由於大多是美製的Coleman燈具為主,所以國外又稱這種燃料為「Coleman Fuel」。

近代的汽化爐對於媒油供油的管路都會設計得比較長而且迂迴,其目的都是讓媒油在從油嘴噴出後,可以藉由管線的長度得到更好的霧化。那麼在二十世紀早期的古典設計,譬如說Tilley的供油設計就是所謂的直供式,這類設計常用於桌燈的形式,其下油管直接插在供油壺上,油嘴直接通往燃燒頭,所以如果你把燃燒頭拆下,在沒有預熱的情況下可以看到媒油直接從油嘴射出。

這種設計比較簡單,但同時也有一些小問題,由於油嘴會長時間暴露在燃燒室當中,燃燒久了會有積碳等問題,雖然有設計通針作為去除積碳的功能,不過由於長時間的使用下,油嘴就容易被通針擴孔,導致油氣霧化不全,導致燃燒頭沒有得到完整的霧化媒油氣,會讓火焰沿著燃燒頭滲出的媒油燃燒,這種情況下會產生黑煙而且會有大量的碳粉。這種情況就會建議更換油嘴,然而早期在設計的時候,Tilley是將油管與噴嘴做在一起,所以如果要更換就得一起處理,當時其他品牌到後期都改為獨立的設計,讓噴嘴這種耗材設計不用多更換油管本身。

購買的幾個問題

氣密是個大問題

汽化燈正常工作的幾個關鍵就是氣密性、霧化良好以及管路暢通,由於目前古典汽化燈的設計都已經有將近五十年以上的歷史,無論是英國的Tilley、瑞典Primus,所以氣密墊片、打氣棒的皮碗都有漏氣的可能,當年大部分的材料都以銅為主,其焊料隨著時間都可能有裂開與脆化的可能,因此很多部位像是下油壺的壓力閥、打氣棒、燃料口,都有可能有漏氣的小問題。漏氣最主要會導致供氣不順暢,壓力過低的狀況下會造成熄火、不穩定則會導致光源閃爍,過去依照不同的設計,在點燃後打滿氣體時,過了一段時間會需要補壓力,設計比較好的品牌如瑞士家的Primus,打滿後到燃料耗盡都不需要再額外補氣。

霧化不良變火把

霧化不良的問題主要發生在油嘴擴孔、髒污或是有堵塞,這可能是點汽化爐最危險的部分,由於打氣後的汽化爐裡面有壓力,若是油管內有阻塞時,可能一開始會阻礙出油,壓力到了一定程度之後會一口氣噴出,這時候預熱或點燃的狀況下,就會導致媒油液體大量噴出就會導致明火沿著爐頭燃燒,說是失火一點也不誇張。所以早期沒有壓力錶的狀況下,初始點火的時不需要將油壺壓力打過高,以免發生發爐。

這裡就要提到供油嘴的設計,其實供油嘴的設計並不是拿來供油。汽化燈的設計是「不能調整出力」的,也就是汽化爐一旦開動,就只有全供率的選項,那麼供油嘴其實設計是通針,主要是用來清除阻塞油嘴的積碳,但是不要使用供油嘴來調整出力,因為很容易找製汽化不良與燃燒不完全。

但是在緊急的狀況下,將通針轉至突出可以阻擋油嘴供油,在新手點燈的狀況下也可以用供油嘴來微調汽化的狀況,不過只要是汽化燈正常的狀況下,其實會比較建議用壓力點燈,不過對於一些沒有壓力錶設計的老汽化燈,油管與油嘴狀況沒這麼好的狀況下,微調供油嘴可以讓點燈更順利一點,缺點就是會稍微消耗油嘴的壽命,尤其是已經用了半個世紀的老油嘴。

管路通不通得多測試

這一點就要看點起來順不順利,由於汽化燈的管路相對來說較為細緻,若下油壺有一些雜質,可能來自媒油或著是烤漆的殘渣,都可能順著供油系統的時後堵塞或黏在管壁上,因此當你發現供氣不順暢或是壓力過高的時候,就得將油壺、油管、噴嘴做檢查或更換。

買新的或是買舊的

其實這是個好問題,現代有非常多的廠商有陸續在推出復刻的新媒油汽化爐(也有以高壓瓦斯為燃料)對一般人而言這類產新產品除了有保固以外,各種設計相比起來都會更安全而且穩定,按照正確的點燈流程,比較容易可以點成功,發爐、噴泉、漏燃料的狀況都會比較少一點。

不過舊的依然有一些特別的氛圍,尤其是在那個年代,各種銘排、刻字與時代感,是許多人玩汽化燈特別重視的一份感情。對他們來說如果要穩定,那其實就不如LED的照明燈(也的確有做成汽化燈造型的LED燈)因此這種情感面上的選擇,就屬於你想要走什麼樣的搭配了。

復刻與古典並行

這裡就要提到台灣一個很特別的廠商,位於新竹香山的 KITELAMP ,其設計與造型都來自英國的 Tilley ,其初衷除了延續原本汽化燈的材料與壽命,採用一比一的復刻造型,但重新改進了材料、焊接方式,增加了像是壓力錶、更換頂針材料,讓老汽化燈也能在走道壽命徑頭時,依舊有繼續延續下去的可能。

目前你可以購買到的零件有油管、墊片大修包、皮碗、預熱棉、燃燒頭、燈罩、玻璃罩、改良油嘴、止逆閥、打氣棒、改良的外掛壓力閥、固定環、新設計的預熱杯、以及很稀有的小配件防蟲網。

因此Tilley的好處就是有各種零件的支援,所以即便是自己喜歡動手的玩家,也可以自己更換受損的零件來翻新,用更好的墊片讓你的汽化爐可以更安全的陪你燃燒每一個夜晚。

豐富的配件

Tilley最特別的一部分就是它屬於桌燈的設計,不過每一家其實都有推出桌燈的類型,譬如瑞典Primus 1015、美國Coleman 118A,不過有些燈型由於當年販售的數量不多、也有些是技術上的緣故,所以有些零件不共用或是取得困難,以至於關鍵零件受損之後很難完全修復,其中最大的因素還是滲漏的問題,這就會導致你在使用的時候會有比較濃的媒油味,以至於很多燈即便堪用,也通常會淪為擺飾。

這裡又要提到新竹玩燈的一群老前輩,除了有的 KITELAMP 的零件支援,他們也一併開發了很多周邊的配件,像是燈罩、玻璃等外觀部件,這些部件,尤其是玻璃很容易因為歲月的緣故而變得黯淡,除了有重製的原廠規格,還有一些額外的小設計,以 Tilley 的設計來說,除了最早的白玉造型、加入了花瓣、飛碟、斜紋、水滴等造型,同時還有做為柔光的噴砂與碎鑽處理,玻璃顏色上也有除了白玉外,各種染色玻璃應有盡有。

燈罩可以說是最吸引我的部分,主要來自他們當年復刻的一款南瓜燈罩,以及桌燈常件的百褶設計,相信我你只要看過一次,你也會像我一樣一頭栽入汽戶燈的世界。

第一次到訪新竹

從查資料到決定購買大概就花了半小時左右。其實台灣玩 Tilley 的群眾好像相對較小眾,相比起更多人常用的 Coleman ,然而高階瑞典的燈本身單價就更高所以玩的人又更小眾,唯獨 Tilley 剛好卡在入門到中階這個區段當中,能找到的品項莫非就是整理好的銘品,像是豬肉派(Pork Pie)其本身就是完全銅製的表面,那像是這次的小公主(TL-136)就屬於油壺烤漆的版本,因此品項就會比較容易左右價格。

那麼上面提到的復刻 KITELAMP 本身也有重新再製如小公主、皇后以及國王這類型號,價格大約再8,800-12,000之間,他們同時也有復刻一些更少見的版本像是所謂的花瓶燈 Tilley VL1 ,不得不說這個系列真的異常的華麗,有種把汽化燈抬升到了另外一種境界。

打開熟悉的蝦皮稍微探了一下價格,英製的 Tilley 標的只有四盞,這一點就可以發現相比起Coleman一打開數十頁的流通量來說,台灣玩Tilley的好像感覺就比較少一些。

後來私訓了一位賣家,看地點剛好在新竹,想說可以去新竹香山的KITELAMP 順路看看一些配件,不過一早起來很可惜KITELAMP因為疫情的緣故,如果能郵寄的就盡量不面交了,於是行程就剩下跟新竹市區的賣家。

由於約的時間有點晚,所以其實有一點不好意思。晚上十點才匆匆來到新竹賣家樓下,當時還沒有特別感覺,然而一停好車才發現我站在新竹的蛋黃區下面,賣家只是輕描淡寫了住在公園旁邊,回到家後仔細一查這不是普通的公園,是關新路上的日光公園。

這讓我想起燈友之前常說的,玩燈的人非富即貴。(⁰▿⁰)

兩個小時

有點難總結原本只是想入手一盞燈,意外地踏入了一個小型的博物館,賣家一頭白髮,不過看起來卻也年輕,說話有條不紊,對於燈具的歷史、細節以及各種零件的小技巧都非常透徹,從廚房看過去有一個小工房,它得意的取出油管中的通針說這是它自己做的改良版。有很多小零件娓娓道來維修的方式、經驗以及該怎麼修改會更加有效率,包含 Tilley 常見的壓力豆,很多老件會因為裡面的簧片圈有裂痕,導致壓力從這個小汽嘴這裡滲漏,以往遇到這個狀況就是封死,不過賣家不死心直接解焊了一顆油壺研究裡面的構造。它從抽屜拿出上一個維修的零件說,這個就是這樣子做動,說完他推了一下簧片,其壓力豆就從汽閥中漸漸升起。

說起來拿個燈
橫跨將近兩百公里

總而言之是有點不划算,我原本也沒有想到這次的收穫這麼豐富,只是覺得燈摔到就不好、玻璃的東西還是親手拿著比較妥當,這次的經驗著實讓我印象深刻。玩老東西有時候玩的可能不只是東西本身,而是去觀察與了解人們是怎麼拆解老東西的過程。

實在是太讓我印象深刻,半夜頂著睡意,還是把這件事情記錄起來,也記錄我的第一盞汽化燈,小公主Tilley TL-136 

2021-11-24-TILLEY TL-136.jpg

文章標籤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1110605 - 250D - OM2-23-3


在防潮箱找到一顆【Vivitar series 1】的OM口變焦鏡,在底片的鏡頭裡面,變焦鏡頭好像一直不受待見。除了鏡群比較複雜以外,如果鏡組發霉要整理也幾乎令人髮指。這類早期的鏡頭都是採用推拉式對焦,久了其實多少都會有一些垂頭與滑動的問題,這一點在現代鏡頭好像也會發生,雖然後來的Canon在L鏡頭上做了Lock來讓鏡頭不要亂跑,但用久了,鏡頭還是會遇到垂垂老矣的晾在一頭。

意外的狀況還蠻好,沒有什麼霧化或是發霉,倒是有一些灰塵,不過看起來好像不太影響。

掃描器的問題


記得工作室的Noritsu LS-1100來工作室已經五年左右了,有一天在保養的時候看到機身後面的名牌,是2010年七月份出廠的。雖然是從美國AAA(一家專門販售與維修Mini Lab設備的公司)寄回來的,不過當時也以為大概是2000年左右的機器,沒想到在美國只工作了五六年就汰換了。

今年十一歲的他也逐漸有了一些小問題,像是滾輪有逐漸老化的樣子,以及掃描頭有時候會有沒辦法歸位的問題。有時候好、有時候可以跟你折騰半天左右。這幾年工作室也逐漸補齊了兩台掃描器,除了Noritsu HS-1800以及Fujifilm SP-3000以外,平常處理一些135底片還是會打開LS-1100來使用,相形之下,平台式的Epson V850或是片匣式的Nikon 9000ED,就沒這麼「好用」,一說是掃描效率、二說是如何把底片好好擺上,有時候都讓人心煩。

2021-11-07-《在工作室裡面東拍西拍的樣子》-Olympu OM2 - 21mm - Kodak 250D.jpg

老設備的問題


說到Fujifilm SP-3000,他算是比較複雜的機器,他的系統組成有三部電腦,分別是影像輸出主機、掃描機控制主機以及掃描器主機這三台,輸出主機比較簡單一些,軟體也有陸續更新到Windos XP(是的,能夠用Windows XP對暗房設備來說已經是阿秘陀佛)比較複雜的是,掃描機控制主機就特別有年代感年代。這台電腦應該是2004年左右,當時還使用著IDE硬碟、標配一台光碟機以及3.5磁碟機,CPU則是感人的噴火龍Pentium 4,為了避免這個將近十幾歲的硬碟有一天會突然叫不醒,正要備份硬碟的時候才發現,

「我要去哪裡找IDE的接口?!」

作為一個硬碟大戶各種救援硬碟的設備都有兩三套,殊不知這些接口都是Sata的設備,這個時候要讀取一顆還未成年的硬碟,竟然就有一種VHS錄影帶的無力感。

但換個心情來說,我現在可讀取3.5磁碟片了。

文章標籤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210827-9577-Kodak50D-GR1S|greensheep|SQ|001.jpg

《新來的底片》


底片其實拍久了
也會有一些麻痺
與其說是習慣
更多程度上是一種厭倦

這幾天

聽油管關於創作者疲倦的分享
其實很多分享都會面臨到
已經做過很多次
大多是這樣子
也只剩這些題材
等問題

攝影也好

繪畫藝術剪輯都存在著一個瓶頸
個人的瓶頸
眼光的範圍
周遭的刺激

我覺得
藝術某種程度上就是不斷在挑戰

那些尚未被看過、實踐的東西
任何創作可能也都是如此
更細微的差異
細節的展現
以及不同類型的互相比較
都能產生出更多與過去不一樣的材料

就像是食譜

就像是食譜
即便已經有成千上萬道不可思議的料理
但在現代
仍有更多期待在餐盤上等著你去嘗試
以及發現

20210827-9577-Kodak50D-GR1Syymmdd|greensheep|009.jpg

文章標籤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劇本的樣子.jpg

復古之間的夾層


我其實也是個常常陷入思考與現代的人
很多時候我也不太明白
反覆中也常常打昨日自己的臉
不過隨著接觸所謂的復古越久
或許也越能體會所謂「復古」與「仿古」
或著是包裝以外
我們真正在意的是什麼

為什麼我可能不會喜歡Zfc
這一點跟造型可能沒有太特別的關係
就像是為什麼我們拍底片
僅是為了底片的「樣子」
像是色調、顆粒或著它呈現出來的顏色嗎?

我覺得這個是我們在看事情的時候
最容易陷入的角度
拍照是為了取得照片
騎車是為了到達終點

拍底片的過程中所經歷的
或許是我們拍底片最重要的事情
該怎麼選擇底片
該怎麼使用不同的相機
包含如何對焦
選擇怎麼樣的鏡頭
如何讓相機變得更順手
又該怎麼去讓相機符合自己的習慣

這也是為什麼在底片相機當中
我總會跟你說我喜歡用什麼相機拍攝什麼樣的主題
而在什麼樣的時候
我會更喜歡這樣子的相機

數位相機則沒有這樣子的生態
由於每一家的相機都趨向一個完美的答案
因此連機身結構、選單、甚至是感光元件
都會來自同一個廠家的解決方案

這也是為什麼我最喜歡聊底片相機
就說用來計算底片張數的計數器
每一家廠商的解決方案就不盡相同
如何讓快門速度能夠從1/500加快到1/2000
又為什麼有的設計容易故障
又有的能夠承受幾萬次仍順暢運行

有時候玩「壞的」相機
這個過程讓我們學到一個技術的進程

我喜歡騎老車
尤其是那種白金點火搭配化油器的老車
這種車其實有種脾氣
下雨天有感情、大熱天也會懶懶得走不動

我也明白電子點火的車溫順許多
我也了解電子噴射有諸多好處
但我就特別喜歡這種隨著環境
感覺起來有自己靈魂的機械陪伴

你可以放一百遍Spotify
每次一次的再生都如同第一遍那樣乾淨而純粹
但是我的錄音帶
隨著每一次的撥放
都帶有一點潮濕
音調甚至會因此而變化

我的五佰在去高雄的路上壞掉了
他卡在我們家瑞獅的錄音機當中
整路都只能聽著《挪威的森林》
沒什麼不好
只是那幾天講話都開始有點台灣國語

我去過不少地方
但是記得的事情很少
平淡的事情太多
只能記得很多第一次
年紀漸漸不再年輕後
許多的第一次也不再新鮮

隨著越來越多的體驗逐漸麻木
我開始喜歡那些舊的體驗
這些體驗可能不在乎是否「完美」
實際上很多時後第一次都覺得掉漆

可是很酷

你可能很難想像有時候
我們可以聽一台老本田的雙缸引擎聲
就這樣放著然後聽上好幾根菸的時間

在許多睡不著的夜晚
我會拿著一台哈蘇轉著旋鈕
靜靜聽著它過片的聲音

我猜這是一種偏執
我對於現代的車改上舊的油箱
沾沾自喜的樣子覺得有點可惜
它可能只看到了車子的外觀
但卻沒有碰觸到老車裡最重要的體驗

Nikon ZF或許就是這樣子的遺憾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ontact Print.jpg

讀書

以前上學的時候,特別喜歡讀書,尤其是課外書。在不合時宜的時候做些不合時宜的事情,是學生時期想要當個體制內的乖寶寶,唯一能竄動的時候。

像是張愛玲、像是龍應台、又或是那些科學家們的外傳與野史。

你不能在國文課的時候看張愛玲,我推薦你看狄克森片語;
你當然不能在英文課看麥田捕手,我推薦你看牛頓微積分;

這是少數在體制內可以做的叛逆。

當生活中少了叛逆這個性質時,
讀書對我來說就少了點誘因。

或許讀書這件事情本身就帶有強烈的社會交換,
很少來自於自身的慾望。

漫畫或是小說什麼的自然而然會帶著鉤,
只是你閱讀的理由或許都不是為了某種目的。
而是打發些時間,等待一個需要經歷的時間過去

好比字典,
我不曉得現在有沒有人會再去翻字典。

現在我只在饒舌歌手的自傳中看過。

2003年

書櫃有一本書可能買了將近十年,
書封整齊,頁峰貼緊,
沒翻過,也不確定為什麼買了。

或許只是為了蔣勳一詞
翻開來的時後才發現裡面夾了片光碟

書裡面附份光碟
這種年代感撲面而來

你要我現在去找個能夠撥放光碟的機器
我站在原地踟躕

這一年很特別
蔣勳的文字內提到疫情

那是個SARS剛開始散播的月份
桃花剛開

蔣勳在書中(信中)呼喊著旋子
感覺有點距離
盛情邀約卻隔上了段物理的距離

颱風

颱風還在經過
說是台灣有氣象武器好像也不為過

希望一切都好
疫情、降雨、人生

一切都好

文章標籤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天是我生日

曾經覺得鳳梨罐頭是一件相當浪漫的事情,不確定是因為我也相信阿May會隨著罐頭過期,而回到阿武身邊。又或著對阿武這種已經知道無法挽回,但設下了一個自顧自的期限。或許看過太多平凡的抵禦,用物質的罐頭來做為思念的停止線這件事情讓人覺得浪漫。雖然本質上依然如此

GT800_Perf_NikonF5_HondaCB350.jpg


但是追逐一個死去的戀人的肯定,註定是會自我毀滅的啊。


如果說

在荒野中
只有草原才能眷養一匹馬


GT800_NikonF5_古漾.jpg


等等等等
就是為了在這種時候
有一種心靈上的慰藉

感到寂寞
有人陪伴
感到快樂
有人分享

今天是我生日
決定今天就是炸雞的日子


RVP100|10.jpg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研磨的程度

大概是因為去便利商店的時候(或是去任何地方)都要掃碼的緣故,總覺得有點麻煩。所以又回到自己沖咖啡的日子,自從好一陣子咖啡豆用完之後,就懶懶的沒有去買咖啡豆。習慣的咖啡豆用完又不想花多的時間去杯測其他咖啡豆,總而言之就這樣一直用下去了。

雖然是這樣說

但是太久沒有磨豆要找到正確的填壓粗細還是花了五六杯才完成。
研磨這種東西過細整平壓力還是會大到三十秒滴不出來,看粉餅直接從中間破裂。關於粗細這件事情本質上還是刀盤之間的間隙,即便有刻度也不見得準確,老實說還是每次乖乖測時間跟口味來決定。我的磨豆機大約刻度到8之後,就沒辦法再有豆的情況下啟動,每次研磨都必須清空豆槽才行。但有一次換了比較淺焙的豆子就轉得動,我猜跟豆子的硬度有點關係。

目前我習慣的是中焙的曼特寧,時間大約在三十秒到三十五秒,大概兩盎司左右。

刻度在11到12中間每次兩到三齒之間,主要我還是比較咖啡脂多一點的BODY,搭配一點牛奶味道會醇上不少。

我覺得泡咖啡額外的副作用就是味道與香氣,這大概是一般的杯裝咖啡沒辦法帶來的好處。
每每精神不濟的時候,我都會在桌上擺一些試磨打下來的粉,那些香氣似乎比咖啡本身還要令人覺得有精神。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21-05-28-Daiary-Kodak-Chrome-Suoer-8.jpg

❝為什麼要一直拍7-11

早上的鬧鐘設定在
八點五十分

ELMO拍了一捲超八
拿出來的十後還是不清楚什麼時候拍完
總之就是一直捲

後來理解了如果正是捲完拍攝窗裡面的小綠點會熄滅
但我還是忍不住在計數器數到50ft的時候就拿了出來

說不定會有漂亮的漏光

太久沒有拿出來
的相機

GR1S拍完一捲
原來我之前都撥到2.8
播成P之後好像對焦靈敏些
不他還是有時候會智障
沒裝底片上面不會亮
害我以為又壞了

感覺很陌生

文章標籤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1032101-01-1024px-blog-20210322.jpg
Yamaha DT125 Enduro的後照鏡
半夜遇到鋪馬路的工程隊
在一個路口默默等了十幾分鐘

 Canon EOS Kiss // Kodak 500T 

最後一卷底片

剛沖完安在架上的最後一卷底片,帶上了一卷底片,設定成八百度,拿起一台底片相機,帶了鑰匙,跨上車,靜悄悄的把車從巷子裡頭推出來。

試著踩發幾次,

試探著讓活塞從隨機的一個位置,來到汽缸的上死點。阻風門拉起,電門打開,輕輕的一踩,引擎就柔順的開始運轉、燃燒…

二行程的煙霧從左後方的排氣管排出,淡淡的燃燒出二行程獨有的氣味,

像是早晨的第一道陽光,抹去夜晚的睡意。

午夜十二點後,台北的夜依舊川流不息。

我喜歡在晚上騎車,因為擁擠的路不再擁擠,紅綠燈整齊的排列,最有趣的是,你可以開開心心的騎在公車專用道上,合法,而且一路順暢。半夜的市民大道也相當誘人,

或許有一天,我會跟你說在上頭一夜狂奔的心得。

文章標籤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2021 - 01 - 29 - 01 - Kodak 500T - Nikon F100-06.jpg
《絕版的底片》Nikon F100/Kodak 500T

忙忙碌碌

大概是過年後的緣故-收件的甜蜜期。剛好填補了一些年後的帳單,雖然過不久又要再進一些藥水與底片。新的底片報價看起來著實有點驚人,像是熟悉的朋友突然胖了一圈那樣,剛見面還有些見不著面,以為是Portra的價格,揉了揉眼睛一看原來是好久不見的Colorplus。

底片變貴這件事情好像也已經習慣了,如果以前大家很常騎的復古老川崎,現在想找一個鎖頭組可能都到處碰壁了。這大概就是一個時代,不知不覺之間,我們也深處在這個時代之中,見證過了繁華,接著就是坐在山谷中往向大海,綿延出去的山峰會成為一處窪地,又或是會成為另一座高山,剩下的都是時間的腳步來決定了。

#底片貴不貴 #為什麼要拍底片 #拍底片的意義 #這個時代拍底片是為了什麼 #為什麼選擇底片作為攝影的方式

什麼東西都跟著變貴
老車也是

至於我們這種騎老車騎習慣了,尤其是二行程在各種政策與社會的不友善當中,夾縫裡頭也是撐了過來。當中當然也有不少人因此而決定退坑,望向他們離去的背影,只能說有時候,我們都是被選擇的。並不是我們選擇了老車,而是老車選擇了我們。雖然有時候文青總是矯情,有很多包裝的詞彙可以形容在摩登社會琢磨老事物的一群人,有得褒、也有些貶,但我想真正重要的是,我們能不能從這些以物質為代表的生活裡,得到一些些難得可貴的快樂。

開心
是所有事情最重點的終點

當作一件事情能夠得到真正的開心,那不管這個世界有多麼現實,那這一瞬間的喜悅,就讓這一切都有了意義。

價格與價值

我喜歡談論底片的價值,有時候很多人會將其跟價格搞混…

價值的意思是他能夠帶給你的任何事物,價格則有點拘泥在交換而來的代價。底片一旦停產之後,那價格自然會水漲船高,不過對於習慣用底片來創作的人來說,這捲底片的價值就在於你與底片的連結,從這個底片延伸出去的作品,為你帶來這個底片世界的攝影師,臨摹與跟隨的背影,很多時候都是來自於一卷底片,一個簡單的想法,有人能做得到的事情,我想我也能。

簡單的第一步
接著就是不斷的嘗試

很多人拍底片的初衷有點簡單,如同小孩子看著別人的玩具。底片攝影的門檻既高也淺,即便從一台最普通的即可拍,到價值連城的萊卡八枚玉,我們都是在拍底片,也同樣受限於底片這個素材的限制。既沒有接近無限的感度可以使用、也沒有即時可以修正的小銀幕,當別人的快門標示著九百九十九張的時候,我們斟酌在三十六張裡頭。

如果不是因為時代的迭代
底片沒辦法成就現在的光輝

這個對於限制的思考,是我覺得底片最大的價值,而這種價值是被襯托出來的,若不是在這個年代我們有數位這樣子的科技,否則底片在當年也只是個相對於繪畫更經濟的一種科技,對比起來每一樣都是科技進步的副產品,接著被下一個進步所追上。然而就在這個不斷被汰換的過程中,我們似乎都能夠在這些褪下功利意義的媒材當中,找到一個與世界連結的方法。

2021 - 01 - 29 - 01 - Kodak 500T - Nikon F100-08.jpg
《我工作桌旁的牆》Nikon F100/Kodak 500T

底片貴與不貴

如同很多人每每談到老物都得陪襯一個價格,價格的高低好像決定他們的價值。或許活在這個資本主義的世界裡頭,唯一公平的指標就是金額(Quite Fair)粗淺但是有用。我們如何評斷一個人的成就,似乎學歷也不太能夠證明這個人是否優秀,那麼錢-能賺多少的錢,就成為我們在社會裡頭的資本價值。畢竟這個現實並沒有RANK可以供大家做排行,各種指標的侷限也各有千秋,唯有錢好像就是那麼一個介於現實與虛擬之間,非常有用的一種工具。

是的,他是一種工具。我們並不會只用一種工具,所以也無須太過執著這個數字的多寡。

別去習慣數字越大
這東西就越好的習慣

我相信會喜歡底片的人,某種程度上已經被額外挑選出來,願意再攝影當中付出多那麼一點認真的一群人。相比起簡單用手機來拍照、又或是在虛擬商店中各種的濾鏡與成色良好的復古遮罩,使用底片的人,像是被底片挑選出來一般,正在找尋一種不同於最有效、最方便、最經濟的攝影方式。

的確我們有很多種理由可以不拍底片,有時候我們添加在底片這個媒材上的妄想也不少,在這兩種截然相反的理由之中,每個人能反覆摩擦出自己「為什麼還在攝影」的原因,這個原因其實大多不太一樣。有些人在攝影裡頭找到了認同、有些人因為相同的興趣認識了來自世界上不同的人、也有的人特別為底片的魅力折服,不見得是畫質的優劣或是銳利與否,有點像是與一個陌生女子錯身而過那種動心,說不上為什麼,只覺得他的側臉額外的好看。不需要為這個瞬間作出解釋,那種很單純的喜歡有時候就是這麼純粹。

作為一種攝影方式

底片他總是一種攝影的方式,攝影的方式有很多種,不同的攝影接觸的面相其實各不相同。即便是在底片這個媒材裡面所細分出來的旁枝也相當巨大,因應著不同的主題、每個年代所設計出來的相機對應的主題等等,都讓底片有著比數位時代更多元的生態。數位相機像是一把萬用鉗,底片相機就像是一把專門為你打開的鑰匙。

很多人先喜歡了相機,接著才喜歡上了底片。在認識底片之前,底片可能根本就不太重要,重要的是,為了使用這台相機,我得去找一捲底片才行。 

愛上一匹野馬
所以我得為她圈起一片草原

所以底片貴嗎?這件事情對我來說可能不是這麼重要,我是一個更喜歡相機的人,為了讓相機完整,我才開始學著怎麼使用底片。即便有一天世界不再有公司販售底片,我想以我對相機的喜愛,我也會自己去製作能夠給相機使用的底片。

至於為什麼做了這一份工作、千里迢迢研究了各種不同的底片與格式,某種程度上我都是在更接近,如何去製作出自己的底片給我喜歡的相機使用,這件事情。

而這件事情本身並不一定划算,有時候反而比較像是饒了遠路,但為一台相機找尋他適合的底片,這個過程其實成就了我的樣子、另一方面也讓更多喜歡底片的人,多了一個額外的選擇。在今天的底片市場當中,或許這個原本沒有這麼多人在意的市場(電影底片),算是真正熬到了一個適合的位置。

底片的意義

很多人執著在底片在攝影中的指標,商業性質濃厚,像是紀錄了話要求的品質,銳利的邊緣、細緻的顆粒,討喜的膚色又或是什麼樣子的樣子,該要有什麼樣子對底片來說一直是個有趣的包袱。大多數時候這些要求好像都有些緣木求魚,畢竟數位時代的攝影,本身就是一個更好的解決方案,而底片的確就是個被取代的產品,這無可厚非。

說不出哪裡好的時候
總習慣的將金額拿出來衡量

有時候在替自己的嗜好找一個理所當然的藉口時,這個時候又會變成一種競標式的比價方法。我總覺得這樣子的思路可能不太適合底片,就像是人類很難去跟電腦比賽些什麼,雖然人類的確有其優秀之處,但在很多地方確實也不如,人類的確不是與計算機同一種階級的物種,電腦是個更高的存在。

最近的距離
不見得走看起來最短的路

理性而言,人類沒辦法迅速的計算各種方程,更別說複雜的計算與求一個數在月球背面的極限。對我來說人的價值或許就在他的感性與不理性當中,你要如何成為一個人、而非一台機器,就是人類特別的價值。

如同底片為什麼特別,又或是能在這個數位時代裡頭,共同圈進了這麼多喜歡攝影卻特別選擇了底片的人,尤其這些人都各自有各自的獨特之處,這就是底片有別於數位不同的地方。數位像是一個門,一個快速通關的門,如果你沒有追求什麼了話,走這個門可以最快的到達你想去的地方。底片則是一個遠處的燈他,他照著那些你尚未看過的地方,他也不會告訴你怎麼去,有時候他也不見得是想引導你到什麼地方,他僅僅是在那兒,你要是路過了也好、或是真的走進了那光照耀的地方,都好。與眾不同的地方就是,你走到了一個曾經有人來過,但現在人煙稀少之處。曾經有人在此挖掘些什麼,或許找到了答案、也或許沒有,但這裡會有你想要的答案嗎?我也不知道,不過,現在你有機會去一探究竟。

你也是個在追求些什麼的人嗎

而最早最早的初衷,或許就是你錯身而過了那道方便的門,偶然間看到了底片對你發出的那道有點黯淡,但隱隱然在遠處晃動的光芒。

那至於底片貴或不貴、好買或是不好買,那對我來說,就僅僅對我而言,那不太是個問題。畢竟,我喜歡的是相機與使它完整的底片,以及讓相機與底片可以完整的相遇,能夠順利發生,一個接近探險與像世界提問的過程。貴可能會影響這趟旅程的長短,不過終究,慢慢走也好、要走得更遠一點也好,終究會到終點。

而到了那個時候,我還是會繼續開始下一趟旅程。

快來跟我們一起玩超八

很貴、拍得東西很晃,但是很好玩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1022203 - Kodak 250D - F100-10.jpg
《新社的櫻花》Nikon F100/Kodak 250D

櫻花

櫻花在這幾年在台灣好像越來越常見,而且也都種得不錯,都有一種櫻花彷彿就像是在台灣長出來的一樣。 今年的櫻花季好像特別的短,我們家樓下的櫻花只開了短短的一個禮拜,接著就冒出新芽了。 像極了愛情。

底片的儀式感

花了一個早上把這次出門的底片沖洗完了,這有點像是一種底片的儀式。不管怎麼的都得把底片好好得捲進殼中,抽出來後捲入片圈,如同捲一根紙煙。溫好藥水,開始旋轉。底片的處理過程說起來繁複,但也有一些簡單的方法。諸如一些沖洗機器將底片導入之後,就會像變魔術般從另一頭出來,像是一台咖啡機。手沖總增添一些儀式感,光是把藥水與片罐擺好,那幅面就像是一道豐富的定石料理。

美得可以當作桌布。

21022203 - Kodak 250D - F100-05.jpg
《新社的櫻花》Nikon F100/Kodak 250D

熬夜

以前晚上把圖挑完之後,都可以緊接著再進一次暗房。忙到凌晨三五點,隔天再一早起來。現在好像有點力不從心,現在邊打字就開始邊打哈欠。早上能八點半醒來都覺得有些早,可能年紀也一把,說起來也不年輕。以前總覺得底片是個老東西,現在隨著時間,連自己也成為一樣的老東西了。

這次看到的櫻花,總覺得特別粉紅。

21022206 - Kodak 500T -F100-26.jpg
《新社的櫻花》Nikon F100/Kodak 250D

想在枝芽上找看看有沒有還沒有展開的新芽,不過貌似在幾天前的雨後,都冒出了葉脈。如果說今年的櫻花特別有意思,大概是跟妳提到今年的櫻花,特別得鮮豔,與短暫。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ujifilm_Instax_Square_igreensheep

文章標籤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犯情緒

的時候就是會開始想學抽菸,開始學會談感情之後學了十幾年從要喝酒抽菸裝苦逼,

文章標籤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菸

老電影裡頭的煙
有特別的魅力

一盞燈
一張椅

緩緩地將菸夾在手間
手心護著火
點燃菸絨

沒有文字與旁白的陪襯
即便是不抽菸的人
也能理解

這個瞬間
我們從時間偷回了那瞬間

沒有其他
只有自己


※不抽菸的人

我想不太能理解那些灼熱進入喉間
與煙霧瀰漫入眼簾的瞬間

我不抽菸
但我喜歡看著別人抽菸

好像可以將自己的苦悶
藉著眼神隨著菸蒂頭一起燃燒
成為白裊裊的煙

或許偶爾被人帶點鄙視與社會的厭惡

如同我們也並不這麼欣賞這個社會
很公平

有人說
每傷心過一次
都可以讓你更了解自己

每感冒過一次
都讓你知道你終究還是個人
不是個冷冰冰的機器


※感冒

上一次感冒的時候
是七月

在夏天感冒很特別
八成是開了冷氣又踢了被子

種下的糾結
在八月妳離開的時候
在十月的時候發酵
在十二月的時候盛開

一晃眼的半年後
那個感冒的我依舊感冒了

世界依舊

我們依舊在與生活與焦慮搏鬥
我們依舊在愛與不愛
喜歡與不喜歡之間

難過的事情
開心的事情
都需要一些能夠打起精神的事情

多了很多對不起
抱歉以及下一次好嗎

我們依舊在與生活與焦慮搏鬥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好像...
開了很多電腦零件

下個禮拜聽說就要回暖了,上個禮拜好像就是今年台灣最冷的一個禮拜,每每聽到這則都會覺得地球好像快壞掉了,今年的冬季大衣好像還沒機會穿就要放回去衣櫃裡面了。

文章標籤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加工食品是一門科學

八卦版長知識系列,就稱你為意麵王好了!

添加物這個東西在現代的食物加工品上好像如臨大敵,但是稍微對食材有研究的人就會發現,現代很多的添加物的配方,其實也能夠在天然的食材中找到。添加物並非不好,而是看他用在什麼地方,大多時候為了食物的"均質"會採用化學的方式來處理,這並非意味天然的處理方式"比較好",事實上,自然成品的良率一向很低,也因為有了現代化工的努力,我們得以吃到便宜的食材與更方便的微波食品。

文章標籤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大蘇媽時代來臨!

最近的台北好冷,難得今天不下雨有了點太陽。適逢結尾來組一個年末的電腦。

文章標籤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太多事情所以先集合再一起好了(II)

2019-11-20-Xeric Halograph II-01.jpg

最近看到很好看到蠻有趣的錶盤,時針與分鐘是用不規則的瞟盤來運作。

2019-11-20-Xeric Halograph II-02.jpg

說起來好像不貴,大約五百美金(幹超貴的好嘛)

 

文章標籤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太多事情所以先集合再一起好了。

文章標籤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講一下這幾天畫圈圈的心得

文章標籤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