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鬥!大風吹

工作室樓˙下的條碼貓的寶座被一台VINO停走了。(`3´)
不過蠻有趣的是樓下從左邊停到右邊有五台車,但是這舞台車平常都不會移動,偶爾會有一台車騎出去,有時候運氣好晚上回來的時候還沒有人停,但也是如果一騎走,那個空出來的停車位就會被原本一個月騎一次的車給停走。

有一種在完月結大風吹的感覺。
這幾天台北開始下起雨來,條碼貓就這樣淋了幾天雨。不過比起之前為了怕位子被庭走所以都不敢騎,好像有點本末倒置了。不過還是很好奇,下一次大風吹到底是什麼時候。

2019-01-24-002-CN-135-greensheep-Kodak-GT800-Olympus-OM2-CB125K-Hulix-15.jpg

 

禮拜五晚上

晚上從車坊回家的時候,在路邊擦條碼貓。剛好附近騎愛將的車友也在旁邊,我一開始超認真在擦車,還沒看到他人。晚上他朋友來三重看車,是一台07年的野狼。本身也是做手工車,年輕的二十歲出頭的小夥子,一不小心就站在樓下聊了三個小時。看來男生一談到車子,腦洞就開大了。

禮拜六晚上

有個攝影師跟我約晚上十點要掃描8X10的作品。一開始我一直以為是8X10的底片,後來頂著滂沱大雨見面的時候,是放相的8X10相紙。我其實對掃描相紙都有點感冒,相紙本身是極度展現觸感、實地質感的表現形式,但是相紙一經掃描後,扁平化了這些觸感,又將影像壓扁成平面的視覺,如此一來,相紙的優勢又齊頭式的回去在螢幕面前比較。

勸退了他掃描相紙的,跟他聊起一些策展與攝影的思考,十點鐘一直聊到凌晨一點,兩個人才在漸小的雨中散去。

攝影本身作為一種工具,底片作為一種媒介,常常我們會卡在我拍底片所以我得用底片表現的思維裡面,但是在策展的角度來說,盡可能的表達作品的意義,選用什麼媒介並不是最主要的考量。底片這類媒介常常會在高端的藝術收藏市場中拍出高價,像是有版次、附底片原稿等等的作品,但對於剛辦展的攝影人來說,用底片的缺點,可能大於優點。

在許多以底片為主題(或著副主題),往往還是仰賴名人的光環,先不論幾年前的陳綺貞、五佰等藝人作品,包含過去的森山大道、荒木經惟,他們也並不是用底片而有名,而是創造出了特別的個人風格與攝影哲學而被人所崇拜。至於是不是底片、要不要黑白、反差高不高,那都是定義他們的關鍵字,而是他們的作品,用了最適合展現他們的媒介而已。

聊完,一坨超大的烏雲就靠了過來。
滿地積水的台北街上,大雨滂沱的一晚。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