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aus的表哥要賣車了。禮拜二的時候,Klaus問我能不能借他表哥車。Klaus的C95在他臨走前,不小心把汽缸蓋鎖壞了,想當然爾就發不動了。原本我是打算送大白下去,因為條碼貓才剛整理好,有點捨不得。

Klaus的表哥和我連絡之後,想了好一陣子。

晚上在車庫擦車的時候,看著大白,總覺得,更捨不得。在總審完後的週末,我決定,把條碼貓送下去嘉義。

自從一直在整理條碼貓的這段時間,幾乎都是騎川崎,大白放在聽車場的角落,靜靜的停在一邊。隔一個禮拜,禮拜一下午撤完展之後,在停車場把條碼貓包好,土除、手把燈、頭罩、尾燈,連腳踏和側殼都用汽泡紙包起來。

我實在很怕他在運送的過程中受傷。

從學校板橋,就這樣子整台車包好(纏滿氣泡紙),騎到萬華火車站寄車。說起來其實挺詭異的,因為...

真的很詭異。

之所以會選擇火車而非一般貨運,大概也是覺得火車的價格雖然稍貴一些,但是總是比較安心。之前也有幾次從南部寄車的經驗,2010年的時候從雲林偉士牌大會師後寄回台北、2013年嘉義大會師在斗南拋錨。這幾次的經驗其實都不算太差,但總是不放心。

最後在一些思考之後,還是決定寄火車。

老車其實很不適合寄送。因為很難去處理後續賠償的問題,在許多貨運的合約裡頭,其實也表明十年以上的老車,如偉士牌、川崎、達可達。因為這些零件在貨運過程中受傷,也的確很難估價。如果車上傷到老品,貨運公司也不可能賠你兩三千塊的Lucus。畢竟老品對懂的人來說可能是稀少的無價之寶,但是對不懂的人來說繼受一個很不亮、品項又差、不就是一個燈的價值。

但身為一個愛車的人,這種事怎麼受得了。

如果你選擇貨運,那其實你本身就得承擔這種風險,否則就只好自己從原地騎回來。

所以除非必要,我其實很不喜歡寄車。但是也不是說不能反應,只是在這種預期風險之下,不如自己想辦法。所以把車包好、仔細的包好,能拆的零件最好的盡量可以卸下來,例如後照鏡、頭罩、備胎等等。

可是這次要寄去給人家,又很難請他復原,而如何把零件寄下去又是個問題。

最後把全身包滿氣泡紙的條碼貓騎到火車站之後,還是多花了七十塊的厚紙版,最後,寫完運送單,付完運費,看著條碼貓被牽到停等區,不禁覺得有些感傷,下一次在見面的時候,可能是一個月之後了。


 

走出萬華火車站的行李房,頭上還帶著安全帽,去找ubike回家了。

戴著全罩安全帽騎UBIKE還真的是有種說不出來的...

安全(?)

    Green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